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首页 | 走进万坤太极 | 北京太极拳培训 | 陈氏太极拳 | 忽灵太极拳 | 太极精研 | 太极图片 | 太极视频 | 
北京万坤太极拳社公告:     欢迎来北京万坤太极拳社学习陈氏太极拳,常年在京招生,报名联系电话:13520189491        
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万坤太极拳社 >> 忽灵太极拳 >> 万坤太极传承 >> 正文
王银刚,王晋让轶事         ★★★

 

王银刚,王晋让轶事
作者:原占国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7-19 11:52:53

作者: 原占国 

引言:适逢二OOO年六月,在厦门市与远在台湾高雄市的著名拳师郑国辉先生进行了电话联系,同门师兄弟听音未见人,短暂的电话交谈,心情却分外激动,也令人感慨万分,本着发扬光大忽灵太极拳精神,增进相互了解,促进大陆与台湾的文化交流,推动两岸太极拳活动,本人抛砖引玉,不得不提起闻名两岸忽灵太极拳一代宗师王银刚、王晋让历史上的轶事。 


王银刚、乳名东,他的老家北冷的人们都叫他王东。王银刚年幼家贫,十九岁时,父母把他给了离北冷五里远的苏王村王姓人家,成家立业后,他习武的习惯仍然与往常一样。 


那个年代练太极拳不象现代人着重是为了煅练身体,而是为了强身防身,除强扶弱,保卫家乡。王银刚在苏王村办了所学校。那年冬天,银刚回老家串亲,见到了来北冷和王赐信精研太极拳的李景炎,李景炎正带着弟子杨虎和徒孙陈应德等众人都在那听讲。李景炎叫王银刚跳架子给他看,看完后,李景炎对师兄王赐信说:”师兄呀!如果银刚把咱兄弟俩所研太极拳捶功用在身上最多一年即可功成名就。”王赐信点头称是。后杨虎老师讲:”师父、师伯可否让应德与银刚推推手看。”王银刚和应德师公俩人当场在院子推手,转了几个圈,应德公一肘把银刚打出丈余远,银刚折服。王赐信、李景炎当时决定,由陈应德在北冷和苏王村武校担任总教练。应德公当时讲”我承两位大师的重托,一定教好他们。”时王赐信已年老,应德公讲:”赐信师公如不嫌弃,以后我就给您当一个顶门扛子吧!”李景炎杨虎两位大师均在场,都没异议。陈应德当时就给王赐信嗑了头。王银刚在北冷村给陈应德师公找了住的房子,现在旧迹尚在。后杨虎先师又多次到北冷和苏王村指导,教练太极捶,教王学富等,最后只有王学富学成,这是后话。 


第一章:兴武学偶遇王晋让,结兄弟三打樊石滚 


天已隆冬,十分寒冷,那个年代,武学收费不象现在一个月多少学费。在军阀混战的年代,人们能添饱肚子就不错,哪儿还有钱。学员不过是拿些粮食杂物充当学资。武校内不过是摆放着兵器架和兵器,校房间是长长的空院,打扫得十分干净,校门是寨门,练拳的人在干净的土地上练拳,寨门外一个清瘦的年轻人,不时的向里观望,旧的年代对武场是有规矩的,不是自己人不准入内,外人长时间向内张望就以为是故意挑衅,这个年轻人的举动引起了王银刚的注意。银刚上前问”干什么的?”年轻人答:”不懂就算了。”银刚大怒,开了寨门,便想动手。吵闹声惊动了房里的陈应德老师,应德师一身土布大衫,脚穿薄底鞋,手里端着大烟袋,不慌不忙走了出来,看到银刚和门外的年轻人快打起来了,吐了一个烟圈,对银刚说:”银刚别动,叫人家讲完话嘛!”银刚听到老师喊叫,转身回到陈应德身旁。陈应德向年轻人抬抬手说:”有什么话到屋里讲讲吧!别站在门外。”年轻人见老者如此谦虚,就作了一楫,走进院子随陈应德老师进了屋,屋内陈设很简陋,一张桌子一张床,四五把小板凳,一个火盆,应德老师坐下,银刚和年轻人站着,应德老师问:”你是哪里人,有什么事好好讲讲。”年轻人自报姓名说:”本人叫王晋让,系北徐堡人,离此地三里多地,徐堡村有个恶人叫樊石滚,力大无穷,双手能抱起碾小麦用的石滚,因其姓樊,背地里人们送其外号叫樊石滚,而其真名叫樊三,反而很少人叫。樊三在徐堡村因无人能敌,渐渐骄横起来,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本人看在眼里,气在心上,凭个人力量又恐不敌,听说苏王村有武校,特来请您们帮忙收拾他,为全村父老乡亲出口气,故在校门外逗留,望老师包含。”应德公听了之后,对银刚讲:”以后对人要客气,问明情况再动手不迟。”并即说:”你们俩合计合计,明天再讲吧!”银刚抬呼晋让坐下,谈起樊石滚之事十分投机,以攀起家常都姓王就象成了一家人似的。第二天由银刚介绍,晋让拜陈应德为师,银刚与晋让也就成了兄弟,晋让称银刚为大哥师兄。一天王晋让与王银刚商议到徐堡找樊石滚算账,按当时的江湖规矩,大凡好人找坏人相斗必先有个借口,银刚由晋让领着到了徐堡,见到了樊石滚,宣寒一下说明来意,樊石滚一看王晋让、王银刚俩身材清秀,而自己人高马大浑身的力气,根本没把晋让银刚看在眼里,心想这下可以”杀鸡给猴看”,免得村里人多事。一同来到徐堡村村东的一块空地上,此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些是为樊石滚助威的人,但更多的村民为晋让银刚捏了一把汗,私下都恐晋让银刚俩人吃亏。只见樊石滚干咳一声叫阵道:”今天我与二王放对,如果我输了,以后不再徐堡村混,如果我赢了,二王马上滚蛋,别管我的事。”说着拿了一个骑马式,这边银刚把青布长袍一掂,栏扎衣,互张门户,没走几步就拳来脚起,起眼十招已过,只见王银刚一个高探马大喝一声,把樊石滚打了一个倒栽葱,满嘴是血闷坐在地上,半响没反映,这时全场一片欢腾,樊石滚带人一声没哼就走了。王晋让和王银刚欢欢喜喜地回到武校,向陈应德老师汇报了经过。陈应德老师听后说:”你们要注意樊石滚是不会就此认输的,他还会想着法子来寻仇。”王银刚王晋让经陈应德老师提醒,更加勤奋练拳,准备和樊石滚再战。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三月里春光明媚、鸟语花香。银刚和晋让除教拳之外,哥俩过招处处从实战着手,功夫也日渐纯熟。一天银刚和晋让吃过早饭,晋让说:”师兄呀!我们每天在武校练功,今天是徐堡村集市,我们能否去集市上走走?一来消消遣,二来到我家坐坐,见见我的父母,以尽弟兄之情!”银刚自然赞同。交待完武校之事,哥俩兴高采烈地向徐堡走去。苏王村离徐堡村虽说相距三里多地,但中间隔着两条大河,一条为防涝河,一条为屠龙河,两条河流到离此十里的宋冯吝村汇合,汇合处水流气势磅礴,水击声一里外就能听到。 


屠龙河两岸桃红柳绿,生机一片,俩人走在岸边小路上,更觉得神情气爽,一路俩人唠着武林轶事,乡间闲语,不知不觉已来到徐堡村口,虽是战乱年代,集市上担挑交易,小商小贩,人来人往也算热闹,俩人在集市稍作逗留,由晋让领着来到了晋让家。晋让家在本地虽算不上富裕,但温饱上还过得去,院子坐北朝南,院内打扫得干干净净,六间土坯房,三间是主房,三间做客房。王晋让的父亲,四十出头,从他清瘦的身材上刻出新辛作留下的印记,勤劳、朴实、憨厚的当地农民。王老先生见儿子回来,并带来一个陌生人,急忙招呼进屋让坐。屋子里陈设很一般,三间立房一暗两明,厅上一个方桌,两把大椅,四张小椅,整齐地摆在腰墙边,厅后是炊具杂物,东西不多,但摆放井然有序。”你们吃饭了吗?”王老先生问到,银刚急忙答道:”吃过了,伯伯。”王老先生对晋让说:”你母亲到你外婆家去了,就我一个人在家。”晋让这时将王银刚的情况向父亲作了一番介绍,王银刚向王老先生磕了头,行晚辈之礼,并以问候。王老先生讲:”你打了樊石滚,人家不服气,现已到博爱县拜师,每天演练,迟早找你报仇,你们得准备好才行。”王银刚听了非常恼火,立马要去修理樊石滚。离开晋让家后,银刚与晋让商议,迟去找他,不如早去找他樊石滚学拳处离王晋让家不远,弟兄俩雄纠纠、气昂昂地来到樊石滚练拳之处,刚好樊石滚的老师不在,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王银刚对樊石滚说:”听说你挨了打不服气,咱今天与划个道。我若输了,打从今儿起,绝不再踏入徐堡村半步。尚若你输了又当如何?”樊石滚讲:”我若输了,必当好好再练,以求再搏。”王银刚说:”好、有种!”话音刚落,一个黑虎掏心蹦将过去,樊石滚练了这些日子却也不弱,一个封闭接了过去,接着一个飞脚踢了过来,银刚侧身躲过。战了多时,二十几招过去,谁也没有占到半点便宜,樊石滚见王银刚没能把自己怎么样,顿时气力大增,嘴里哟哟喝喝,拳脚并用,一拳紧一拳,一脚急一脚,恨不能一脚踢倒王银刚,以报旧日之仇。王银刚处处小心,架隔闪腾,心里已有主张,打着打着,一闪假装滑跌,一手扶地,樊石滚大喜,一个包饿虎扑食扑将过来,正在王银刚下怀,左手栏开樊石滚双手,一个迎门靠,打得樊石滚离地三尺,扑通跌了下来,眼看樊石滚有出气没进气,银刚和晋让大声喝道:”今日与你樊三比武,输赢自有公论,你们可急救于他。”说罢扬长而去。樊三的家人和他一拨子人,急忙将樊三抬回去急救,一边派人赶往博爱县去通知其师傅,好在樊三肉粗皮厚慢慢调养,不至非命,换了别人早见阎王了。 


博爱县义屯村,有一张姓拳师,祖传华拳门,端得好武艺,家中几代相传,教下许多弟子,当樊三第一次挨打后,这种恶气没地方出,整日想报仇雪恨,但又技不如人,找来找去,找到义屯村张老拳师家。也是合当有事,张老拳师见钱眼开,居然收樊三为徒,答应帮他报仇。那个年代,按江湖规矩,比武打死人是没人追究的,也没人管得了。当张老拳师在家得知樊三以被王银刚和王晋让打了,心中非常不满,决心让樊三苦练一陈子,准备报这一之仇。这年十月张老拳师见樊三功夫大有长进,认为复仇时机已经成熟,按江湖规矩,将战书送到了陈应德老师处。陈应德老师接到战书感到事情重大,立刻向王赐信公作了禀报,王赐信信公因年老多病,让陈应德老师立即禀报于李景炎,李景炎率杨虎、谢功吉等一干人来北冷村见他。商议两门派争斗之事。当场决定全体出动,见机行事。这月阴历十九,王赐信、李景炎率弟子杨虎、陈应德、谢功吉、王银刚、王晋让、王学富三代师徒齐聚苏王村。李景炎吩咐道:“事由银刚、晋让引起,按规矩你们二人先迎敌,万一败了,由杨虎接上,如败,为师接上,最后由赐信师兄接上。”晋让看到如此阵势,心里不由害怕起来,夜里对银刚说:“明天比武让我先上吧!如果我败了,师兄再上去拼,让王赐信、李景炎师祖受我们牵连,万一有个闪失,如何是好呢?”银刚答道:“事到如今怕也没用,养足精神,明日见分晓。” 

  话说博爱县义屯村华山门派张老拳师率一干弟子,两个儿子,樊三等人也摩拳擦掌,如能在明日战败太极门派,对华山门派何尝不是件争光之事。 


第二天上午十时左右,两大门派人马齐到屠龙河畔小柳林处,这里有一片盐碱地,地势平坦,正是比武的好地方。两门派人相距十米之远。这边王赐信、李景炎代表太极门作揖道:“我们二人今天带领门下弟子,相约定于今日与你们华山门派比武以定输赢,以释前仇,如我方受伤及至死亡,不找贵门算后帐。”张老拳师代表华山门派发了誓愿,比武当中各尽其能,以显高下。两人对垒恨不得有什么狠招毒招都使出来,打倒、打死对方才算高招。首个出场的是张老拳师的儿子名叫张宝得,他使用是“华山开碑掌”,年轻手脚灵活,两拳抡开呼呼作响,使个门户叫“大开门”叫声来!来!谁来送死我奉陪到底。这时王晋让第一个站出来,对李景炎师祖说:“我上去试试吧!”杨虎祖师插话说:“晋让你不要上,你学的时间短,恐敌不得张宝得。”银刚在旁接话:“不妨,如不敌时,我接上。”晋让也不推辞,一个斜挂单鞭接了上去。真是舍生忘死一场大战,一个是博爱县里有威名;一个是小试牛刀天不怕。脚来膝挡,拳来肘拨。打着打着,只见张宝得一过晋让之拳,一个力劈华山,照着晋让头顶一掌劈下。银刚眼快,该招未下之时,早已看出弊端,急忙对晋让叫声师弟注意。晋让倒也灵巧,一点即知。待张宝得一掌快劈到头,只见他往旁一闪,一招如封似闭,两掌直插张宝得前胸软肋间。只听得张宝得一声惨叫,即刻倒在地上。博爱县华山门一干人赶紧将张宝得抬下场。晋让第一次上阵比武就获胜,下场后先谢了银刚的及时指点,后与杨虎、陈应德两老师,王赐信、李景炎两师祖一同祝贺。在那个年代,门派之间的比武,最忌第一场惨败,不但影响本门派士气,而且视为不祥之兆。几位太极门老师、师祖当初认为晋让学拳时间不长,没见过这种比武场面,担心失手受挫。由于晋让求战心切,又有银刚在旁掇合,也合该晋让露露脸,第一场开门红,好兆头。博爱县义屯的张老拳师原认为儿子的这一掌劈下,即可定乾坤。谁知峰回路转,瞬间眼睁睁地看着儿子重伤下场。这时,银刚早已按捺不住,一个箭步跳上阵,指着张老拳师说:“恕晚辈无礼!你叫樊三和你们当中能者多上一个,我今天担着。如果你们再输了,叫樊三以后不要欺负邻居乡里,如果我输了,任凭我师祖师傅处置,不知可否?”张老拳师听了以为捡到便宜,即刻回答:“可以。”让樊三和所带徒弟叫高才宝,两人齐上战银刚。只见银刚亮相,活步云手,穿来穿去,势如游龙。几个照面,华山门两人已慌了手脚。樊三两次被银刚暴打,见了银刚已经胆怯,不但不起作用,还不时妨碍高才宝的攻击力度。只见银刚一个跌板脚倒踢一脚,正踢中高才宝的鼻子,顿时血流满面,不能再战,被华山门的人扶了下去,剩下樊三立刻慌了手脚,不防被银刚一招旋风脚打中耳门,栽倒在地。此刻按江湖规矩胜负已出,两门派和解也就行了,没料到天大横祸接着将至。原来张老拳师心胸狭窄,见儿子、弟子一一败下阵,心中由怒生气,由气生恨,祖上几辈传授的功夫,这么不经一击,今后华山门派还如何在江湖上立足、自己的脸面往哪里搁,不由怒火冲天,随手操起棍,一棍照银刚身上扎去。眼见银刚就要吃亏,站在一旁的李景炎师祖见了大怒,认为华山门食言失德,一把推开银刚,左手拦过棍,右肘一个穿心肘打在张老拳师胸口上。一来张老拳师年岁较大,二来李景炎师祖是当时有名的铁胳膊,三来李景炎师祖心里带气,这一肘打下,张老拳师当场口吐鲜血,登时毙命。两门比武,并不想打死人,如今失手打死人,慌乱之中还是李景炎师祖大度,叫张老拳师的弟子把人抬走,自己在叫等候官司,绝不逃,就这样离开了是非之地。博爱县和温县是邻县,那个时候比武伤人之事也就不了了之。 


以上就是王银刚和王晋让师兄弟三打樊石滚的真实故事,博爱县义屯村张家后代还在练华山拳术,一九九八年我带弟子刘国庆到该村,该村还有武术协会,张有义会长还派人到许北张村本人家中学拳。 

分享到:
忽灵架录入:太极乾坤    责任编辑:太极乾坤 
  • 上一篇忽灵架:

  • 下一篇忽灵架:

  • 相关文章
    温县忽灵式太极拳研究会北京分会成立
    北京忽灵太极拳研究会  会员制度…
    视频展播:太极拳大师原占国演练的忽灵太极…
    忽灵太极拳大师原占国
    太极宗师---王晋让
    太极宗师----王学富
    太极宗师---王银刚
    太极宗师---陈应德
    忽灵太极拳创始人王赐信
    授业恩师原占国大师简历
    忽灵架太极拳传承表
    赵堡太极拳传承表
    忽灵太极拳简介
    忽灵太极拳起源初探
    刘万坤忽灵太极拳传承谱系
    更多内容
    专题栏目
    最新推荐
    |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 |
    北京万坤太极拳社  北京万坤太极拳社 版权所有
    陈家沟陈氏太极拳,北京太极拳培训服务热线13520189491
    网站备案编号

    豫ICP备09026346号
    豫焦网安备41082502000061